周陽山

烏克蘭危機與芬蘭化抉擇

周陽山(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烏克蘭危機進入關鍵階段。俄羅斯的閃電式攻擊勢如破竹,已快速攻入首都基輔,並造成嚴重死傷。由於雙方實力懸殊,俄軍兵臨城下,烏方敗退之勢已難遏止。在美國與歐盟各國拒絕軍援烏國的孤危處境下,澤連斯基總統除了接受白俄羅斯的提議與俄羅斯進行談判之外,恐怕已無其他更佳的選擇。
澤連斯基為了保持尊嚴丶維繫和平,並減少傷亡,只能接受「非軍事化」丶「去納粹化」和「中立化」的方案,並選擇「芬蘭化」的政策方向,及早結束危機,讓烏克蘭成為東丶西間的和解之橋,而非西方對抗俄羅斯的戰略前沿。換言之,一方面不再尋求加入北約,另一方面則積極改善烏俄關係,避免再度與強鄰攤牌。
但是,「芬蘭化」政策卻非唾手可得,更非一蹴可及。根據冷戰時期芬蘭人在蘇聯與西方兩大集團之間長期維持中立丶和平,落實繁榮與民主的成功經驗,以下的條件是不可或缺的。
首先,它要得到美國和歐盟的默許。如果美方拒絕,並支持烏克蘭強硬派和新納粹份子頑抗到底,甚至鼓勵民眾拿起武器進行巷戰,或推動持續性的游擊戰,那就可能形成長期戰爭局面,使烏克蘭成為焦土,而俄丶烏之間的衝突在短期內恐難以化解。
其次,俄軍必須高度節制,避免惡形惡狀,造成過多民眾傷亡,釀就更深一層的族群仇恨,使戰後的維穩工作與和解任務難以推動。由於過去烏丶俄間的民族嫌隙已深,再加上在此次危機中烏克蘭人陷入孤立無助的困境,勢將形成一種集體性的焦慮感與挫敗情緒,烏國民眾若持續這樣的負面心理狀態,並拒絕中立化的和解方向,則「芬蘭化」政策就將難以落實。
再者,過去「芬蘭化」政策的成功推動,與連續幾位芬蘭國家領袖的穩重丶睿智丶超越黨派,舉國一致對外的共同優勢,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其中,包括擔任「芬蘭統帥」的馬達漢(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以及長期擔任總統(1946~1956;1956~1982)的帕錫基威(Juho Kusti Paasikivi)丶柯克能(Urho Kaleva Kekkonen)等人,都是對蘇聯和俄羅斯暸如指掌的超黨派人物。他們在國內外的高度聲望和成熟的政治技巧,引導芬蘭度過多次危機的考驗,最後終底於成。
但目前烏克蘭政局卻是高度分立丶嚴重腐化,而且民怨深重。如果澤連斯基和他的同僚,以及未來的後繼者不能排除萬難丶凝聚共識丶一致對外,則「芬蘭化」任務恐將難以實踐。
由此看來,烏丶俄之間的衝突一旦昇高而為流血戰爭,就很難透過和平途徑與和解步驟得到妥適的安排。如果烏克蘭危機不能及時化解,不能汲取「芬蘭化」的智慧與教訓,而美國與北約又決定在這次「代理人戰爭」遇挫之後激化反俄羅斯的戰略佈局,則其結果恐將進一步的惡化東丶西對抗的危局,不可不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