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子島

社子島開發案延宕50年的真相

【愛傳媒潘懷宗專欄】台北市號稱首善之區,卻有一塊簡陋不堪的化外之地,那就是禁建超過半世紀之久的社子島。

社子島,承載過多位民選台北市長的開發願景,但夢想卻為何一再落空? 任何一位新當選的市長,都會在上任之初,滿懷著雄心壯志,提出對社子島未來發展最好的規劃藍圖,但往往到了8年任期屆滿之際,當初所提出的社子島開發計畫──仍然無法依序走完四大行政程序(防洪計畫、都市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區段徵收),只好無奈並寄望下任市長來完成。但當另一位市長上台後,隨即會提出更美好的、更適宜的都市計畫,筆者不能苛責他們提出自己心中更新、更合適的建設藍圖,但是,一再變更開發計畫的後果,就是必須將之前的行政程序重新再走一遍,結果到頭來,又是時間不夠,留待下任市長解決。如此周而復始,一再循環,就是讓當地居民引頸企盼早日開發社子島的心願,延宕至今,不知何時才是盡頭?

今年底又逢市長選舉,筆者因為擔任了20年的議員,監督過3 任市長,看盡花開花落,人事更迭,因此深切期待社子島開發計畫能夠不再受市長更迭的影響,並依時程走完所有行政程序,及早動工,落實開發計畫,讓台北市的進步建設再沒有缺口。而我們250多萬的全體市民也要看清楚,想明白,對於落實前任開發計畫的那位市長,也應該給予同樣的掌聲,同樣的喝采,才公道。

社子島地區自民國59年起,因台北地區防洪計畫遭限制開發,迄今已超過50年,導致違章建築、地下工廠林立,生活環境與市內精華區相比恍如隔世。為改善社子島環境並提供市民一處新的生活區域,從第一任民選市長陳水扁起,便提出「台北第三副都會中心」;馬英九市長則是「輕軌捷運與河濱花都」;到了郝龍斌市長改為「台北曼哈頓計畫」;柯文哲市長再改為「生態社子島」,規畫方向伴隨著歷任市長不斷翻轉。每位新市長其實都滿懷壯志,推出自己認為最適宜的開發案(或宣稱專家學者住民共識,whatever),但一再推翻前任的方案,重走行政程序的後果,就是使得開發計畫始終停留在審議狀態,根本無法定案公告執行。

2022年1月19日,柯文哲市長在多數住民期望盡速開發,和弱勢民眾的抗議聲中,通過了社子島開發案第二階段的環境影響評估,象徵開發案完成了四大行政程序的前三個,但任期也只剩下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倘若之前(109年6月)送請內政部審核區段徵收開發範圍及抵價地比例,能夠順利獲得中央同意放行,即可繼續推進到最後一階段的區段徵收部分,距離兌現開發計畫又更近一步,但依合理進度推估,柯市長在任期屆滿前,是絕對走不完區段徵收的最後一道程序(包括事業計畫公聽會、協議架構會議、區段徵收公聽會和區段徵收計畫書送內政部審議),因此仍然必須由下任市長裁決是否100%按照原定計畫走,或是修改部分內容,我們將拭目以待。

另外,依照區段徵收細部計畫對現有住戶日後的居住權安置照顧方面,北市府已依實際狀況分成有屋有地、有屋無地、無屋有地及無屋無地四種類別,其中無屋無地的人數約占總人數三成,他們在經濟條件上是非常的弱勢,只能賃屋而居,給予特別關照是市府應該的責任。目前安置規畫中,無屋無地者可以配租專案住宅,且根據每戶家庭年收入所得級距和人口數,再發給租金補貼,年限最長可達24年,這部分租金補貼預算粗估約10億元。

但因近年受國際經濟不景氣、新冠疫情影響,許多家庭收入大受打擊不復過去水準,不少無屋無地且又年長的社子島居民陸續反映,一旦開發計畫破土動工,興建期間至少耗時8年,屆時他們的年紀也已七老八十,除生活無著外,另覓住處,更不可能,希望能在配租的專宅住到終老。我認為這些心聲是基於實際生活需求,並非無理要求,北市府應再進一步的酌情考量,並從開發案的利潤中,詳細從新計算,讓這些弱勢居民的晚年生活,能夠不要漂泊流浪,安養天年,相信這應該也是全體市民的共同心願。

 

作者為博士/陽明交通大學醫學院兼任教授、台北市議員

圖片為Google Maps截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