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製造對立、享受對立?《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92》

希特勒說:「仇恨是最好的凝聚力。」台灣每到選舉時,製造對立、擴大對立、享受對立,便成為不肖政客獲取選票最價廉物美之道了。對立一旦被擴大發酵,即使提不出中肯的政見,也能獲得選票,這是政治作賤,也是人民的悲哀。

20多年前,由於國民黨腐化,黑金政治彌漫整個社會,幾位改革派的立法委員跳出來組織了「新黨」,我是創黨委員之一。當時我在國民黨已有三十餘年的黨齡,離開時雖有不捨,但仍意氣換發,心中抱有莫大的理想與喜悦。

然而,這個新黨非但是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的眼中釘,更不容見於在野的民進黨。國民黨主席說我們是「垃圾」,民進黨說我們是「中共代言人」,極盡污衊之能事。

新黨開始時,各界寄以厚望,提名的立法委員候選人,即使沒沒無聞,亦多能順利當選。氣勢旺盛雖好,但亦為新黨帶來無情的打壓。政黨政治本應公平競爭,取決選民。可是當時對付新黨最重要的方法,就是扣帽子。什麼「中共同路人」、「中國豬」、「賣台」,不一而足。當時新黨朋友戲稱新黨可以開帽子店,貨源有人源源不斷地送來。

選舉鬧場,衝突不斷

新黨有次為了選舉,在高雄勞動公園辦說明會,民進黨各路人馬,包括立法委員、縣市議員,都開了宣傳車來,大喇叭對著說明會的講台大聲喧嚣,說明會根本辦不下去。鬧場的宣傳車上貼滿圖文並茂的文字圖案,要「中國豬滾回去」。

這樣鬧場還不算,還要向站台的人丟雞蛋。同僚要我退到後台去,以免受傷,我說不行,局面會更糟。

我就一直站在台上,並揮舞黨旗。身上被丟了很多雞蛋,偶抓自己的頭髮,抓到的都是乾了的雞蛋汁。說也奇怪,當時身上、頭上被丢了這麼多雞蛋,但好像並沒什麼被雞蛋丟中的感覺。比較危險的是,民進黨的鬧事者中,有少數人丟可樂罐的,如被擊中,會頭破血流。

最後我們停了說明會,人員退到後面的辦公大樓裡,但是卻不能出去,因為外面鬧事的群眾正準備打我們。聯絡警政單位要求保護,卻遲遲不見人影。我們知道求助無望,因為警察局是執政的國民黨開的,他們自然樂意借刀將眼中釘慘打一番。

為獲取選票而出現「對立」

最後大家商議,聯絡在外面新黨的人,到公園側面馬路上準備幾輛計程車,大家出其不意地快步走向預先叫好的計程車。

後來鬧事者發現了我們,大聲呼喊他:「他們在這邊!」追趕過來。我走在最後面,前面的人坐上計程車就走,輪到我時。一輛計程車都沒有了,只好快步走上安全島。夜晚鬧事者看不清楚,以為我是路人。

到了旅館,雖然十分疲倦,但我還是一直在思考,善良的台灣百姓為什麼會變成暴民呢?製造對立、擴大對立、享受對立,這是不肖政客獲取選票,最價廉物美之道了。希特勒不愧為政治梟雄,製造仇恨對立,就能獲得政治地位。台灣許多政黨及政治人物,應該都是希特勒的小徒弟。

藍天綠地,缺一不可

對立一旦被擴大發酵,即使提不出中肯的政見,也能獲得選票,至於是否會撕裂台灣人民的感情,是否能為台灣帶來和諧,都在所不惜,這是政治人物的下賤,是人民的悲哀。公平正義在哪裡呢?

其實在台灣,大家都是一家,都同在一條船上,禍福與共,即使選舉時有藍綠黨派之分,但選後大家就不應再分藍綠顏色,而應同獻心力,為台灣人民謀最大的福利。

基督教有首詩歌「是愛」,內有兩句歌詞發人深省:「天為什麼藍?草為什麼綠?愛使天藍,愛使草綠。」我們愛台灣,藍天綠地都不可缺,我們愛藍,我們也愛綠。

在〈王建煊/製造對立、享受對立?《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92》〉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