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12/21

陽山縱論歐亞》納卡戰爭的警示──小國命運的寫照
陽山縱論歐亞》納卡戰爭的警示──小國命運的寫照


作者/周陽山(中國文化大學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高加索山區阿塞拜疆共和國境內的納戈諾-卡拉巴赫」戰爭已經在十一月十日結束,亞美尼亞戰敗,交戰雙方共逾五千人不幸犧牲!俄羅斯維和部隊於十二月初進佔阿丶亞兩國對抗的爭議地區,而原先由亞美尼亞支持成立的「阿爾查赫共和國」也正式宣告終結。過去三十多年間阿塞拜疆與亞美尼亞的對抗與衝突,暫時告一段落。

 

這是一場宗教丶民族與文明衝突的戰爭,一邊是基督教的古老國度,另一邊則是穆斯林的世俗政權,但它同時也是地緣政治與大國博奕譜寫出的新篇章。而決定這場戰爭成敗的真正主角卻是俄羅斯總統普京。

 

亞美尼亞是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Euroasian Economic Union)和「集體安全條約」(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的成員國,但是在這場戰爭中,卻由於普京總統拒絕派兵支持先前推動2018年「亞美尼亞變革」丶並引進西方「顏色革命」的總理帕希米揚(Nikol Pashinyan),結果終因勢單力孤,導致戰爭慘敗!

 

這是因為帕希米揚本人是西方國家反俄羅斯聯盟運用的棋子,能用則用。但因高加索山區阻隔丶而納卡獨立問題又因2014年克里米亞獨立公投的前車之鑑,招致西方各國抵拒,儘管他們同情納卡的處境,卻不願公開支持獨立訴求。而信奉伊斯蘭教的阿塞拜疆卻得到兄弟之邦土耳其的全力協助。在支援力道對比懸殊的局面下,篤信基督教的亞美尼亞既缺乏俄羅斯的背書,又得不到歐美國家的奧援,結果經過六周的血戰與纏鬥,最後只能敗退下來,並宣佈投降。

 

根據和平協議,俄羅斯將在今後五年中,將派遣二千名維和部隊進駐納卡地區,維持秩序。許多絕望的亞美尼亞居民,孤立無援丶徬徨無告,只能無奈的匆匆整理行裝和家當,在不到二十天裡告別家園,移往亞美尼亞本土。他們在臨行前還放火燒掉房舍,不留任何戰利品給世仇阿塞拜疆人,從此淚別故土,絕麈而去!

 

另一方面,在首都葉爾溫,極度悲憤的亞美尼亞人攻進國會大廈,打傷國會議長米爾佐揚(Ararat Mirzoyan),情況一度十分危急。他們並要求總理帕希米揚立刻下台。但帕希米亞堅稱,和談與停火是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犧牲和損失,他也宣佈拒絕辭職。

這真是既困惑又悲涼的結局。一百多年來,亞美尼亞人顛沛流離丶橫遭劫難,一再面臨屠殺丶侵凌丶戰敗的噩運,目前流散在海外的亞美民亞人據估計多達八百萬人,比國內居民三百萬人要多得多。這樣被迫流寓的境遇實在令人慨嘆與痛惜。但此次戰爭的挫敗,究其因,卻是由於嚴重的戰略誤判和偏執的自我認知,導致最後一敗塗地!

 

其一,是亞美尼亞政府高估了西方基督教世界對「基督教文明圈」的支持力度。尤其是忽視了冷戰結束後東丶西方不同的基督教文明體系,包括天主教丶基督新教和東正教之間的嚴重分歧;它們早已不是同一個宗教了。

 

在1990年代的南斯拉夫內戰中,信仰東正教的塞爾維亞和篤信天主教的克羅埃西亞誓不兩立丶互為冦仇,造成慘烈的流血衝突。而在其背後的俄羅斯與西歐國家也是嚴重對立。1995年美國總統柯林頓介入調停,在《岱頓協議》(Dayton Accord)中所提的和解方案,決定將「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一分為二,形成「邦聯式的聯邦制」(confederative federation),也就是名為「聯邦」,實則「邦聯」;而其中一邊是東正教徒(塞爾維亞人)單獨組成的「塞族共和國」,另一邊則是由天主教徒(克羅埃西亞人)與穆斯林(波士尼亞人)合組的「波赫聯邦」;形成國中有國的特殊體制。

 

由此可見,東正教徒與天主教徒之間的積怨和分歧,甚至超越了不同信仰的回教徒。基於此,儘管在西方世界有許多人支持亞美尼亞人的祖國,但卻不足以改變西方大國的立場,轉向支持本屬蘇聯和俄羅斯戰略要衝的亞美尼亞,甚至進一步公開表態支援納卡地區的獨立戰爭。換言之,地緣政治因素超越了文明衝突的考量,而基督教文化圈這一因素顯然並首要!

 

其次,阿塞拜疆是世俗化的伊斯蘭教國家,也是重要的產油國;阿塞拜疆人的語言屬突厥語系,與土耳其人可以直接溝通,而宗教信仰則是什葉派,與伊朗接近。

現任總統阿利耶夫(Alhambra Aliyev)是世襲的領導人,出身阿塞拜疆的飛地納希契萬(Naxcivan),其父老阿利耶夫(Heydar Aliyev)從1993年起執政到2003年辭世,接下來由他繼續掌權迄今;而夫人(Mehriban Aliyev)目前則擔任第一副總統。這是典型的家族政治和裙帶關係,但卻披上了民主選舉的外衣,實際運作則是「民選的獨裁」(electoral autocracy),也可說和許多新興民主國家一樣,帶着與自由民主體制「形同實異」的威權遺緒。

 

但阿塞拜疆卻靈活運用它的地緣政治和能源豐沛的優勢,與俄羅斯丶歐盟丶以色列等國交好。在國內,他實施寬鬆的宗教政策,善待猶太人,並出錢幫他們修建猶太會堂(synagogue),獲得猶太社群的積極肯定,他的自認為是全世界最優渥的猶太人生存環境。另外,自古以來信仰基督教的「高加索區阿爾巴尼亞人」,在此也受到充分的尊重。換言之,基督教和猶太教在這個伊斯蘭教國度裡都得到了善待和優遇。這顯然也降低了文明衝突的負面影響。

 

在這樣的處境下,一心一意要成為「西方陣營」成員的帕希米揚政府,又如何可能得到與西方為敵的俄羅斯真心的支持呢?甚至連納卡戰爭結束後的安頓與調停,也必須仰賴俄羅斯軍隊的介入,這種無奈而尷尬的處境,正是在大國夾縫之中的小國命運寫照。如何展現「以小事大」的智慧,值得世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