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09/29

美國自由民主的困境與考驗 周陽山(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美國自由民主的困境與考驗
周陽山(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自從川普擔任總統以來,很多人都在問:為什麼美國會選出這樣的人當總統?是不是自由民主出問題了?
但是,如果你碰到的是「華人川粉」,他恐怕馬上會說:那都是白左丶黒人丶拉丁美洲裔和穆斯林的污蔑,川普絕對沒錯,是少數民族自己要反省丶檢討!
華人在美國是不是少數民族?當然是,而且是少數中的少數,弱勢中的弱勢。但是卻有一些華人公然反對強調保障少數族裔權益,主張多元民主丶和平共存的「民權運動」(Civil Rights Movement)主張。他們尤其反對族裔「配額」(quota)機制,認為這樣反而限制了華人及亞裔出頭的機會。
另外,也有一些華裔自認是「模範族群」,不願與其他受歧視的少數民族為伍,反而認同「白人至上丶盎格魯-薩克遜族裔和基督新教(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簡稱WASP)」的價值觀,而且拒斥文化多元主義(cultural pluralism),強調應尊重並保障居多數的白人利益。換言之,他們支持川普的立場,主張「白人優先」與「美國第一」。
川普代表的白人種族主義與民粹運動目前正甚囂塵上,反映出美國社會兩極分化丶黑白對立丶價值分裂的現實。根據皮攸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近期的民調,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以53%對45%的比率略勝共和黨的川普。但在對「登記選民」的調查上,支持川普的選民之中強烈支持者占66%,而支持拜登的選民中強烈支持者卻只有46%。這意味著儘管表面看來拜登較具勝算,但在實際投票時,拜登卻不一定擁有制勝的優勢。
在「族裔背景」方面,54%的白人表明支持川普,45%則選擇支持拜登。但只有8%的黑人願意投給川普,89%則表態支持拜登!另外,35%的拉丁美洲裔願意投川普,63%則支持拜登。至於亞裔方面,31%支持川普,67%則投給拜登。這些數據印証了少數民族絕大多數是支持拜登,而白人則有過半數支持川普:族裔分化的現象十分明顯。
在「年齡層」的分布上,儘管拜登年紀較長,但三十歲以下的年輕選民中,有67%支持拜登,而願意投票給川普的卻只有30%。在三十歲到五十歲的中壯年選民中,兩人的差距縮小,支持川普的有39%,而願意投給拜登的是59%。但在五十歲以上的選民中,卻有51%以上支持川普,支持拜登的則是48%。由此可見,支持拜登的年輕人比川普的支持者要多很多,但在中老年人當中,則出現了川普略勝一籌的趨勢。
在「教育程度」部分,未唸過大學的有53%表態支持川普,45%支持拜登。而唸過大學的(未畢業)48%支持川普,50%願投給拜登。在大學畢業生當中,38%支持川普,61%支持拜登。而唸過高等教育研究所的,31%支持川普,68%支持拜登。另外,在白人選民當中,大學畢業生支持川普的占38%,支持拜登的則有61%,至於不具備大學學歷的白人,卻有64%挺川普,表態支持拜登的卻只有34%。這也印証了「學歷越高丶越不願意支持川普」的趨勢。
最後,在「男女性別」部分,男性中支持川普的是48%,支持拜登的則有50%。而女性之中支持川普的只有42%,但支持拜登的卻占56%。足見女性選民比較不喜歡川普。
從上述民調數字看來,川普的選情似乎不樂觀,明顯居於劣勢;但實情並非如此。由於美國總統選舉採取的是間接的「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制度,也就是由選民先投票選出各州的「選舉人」(electors),再由各州的「選舉人」投票給總統候選人;而不是由選民的直選票(voters)多寡來決定勝負。
這是美國在立國之初基於聯邦制(federalism)而設計出的一種特殊選制,旨在保障小州利益。選舉人的數額是各州的聯邦參議員與眾議員額度的加總,如果是人數不多的小州,選舉人至少會有3名(2席參議員加上1席眾議員),而大州則可能多達幾十位之多,目前人數最多的加州共55名(2席參議員加上53位眾議員)。由於大多數的州都採取「勝者全拿」(winner-take-all)機制,以強化該州對選舉的影響力,結果反而強化了「選舉人票」與「選民票」之間的落差,因而有可能會出現「選票居多數」的候選人,卻因「選舉人票未過半」而落選的現象。也就是出現「少數得勝」丶「多數落選」的詭異結果,違背了自由民主體制應採取「多數執政」(majoritarian rule)的基本原則。
因此,選舉的勝敗最終要看候選人能否拿到「選舉人票」總額538位的過半數(即超過270位)而定;而非由「選民票」的多寡來決定由誰當選總統。這也造就了「直選票的少數」反而有可能因為取得「選舉人團」的多數,因之敗部復活,反而獲得勝選!
我們且看從21世紀開始迄今,兩次美國總統大選的詭異結果。
一丶2000年共和黨候選人小布希獲得的選民票是50,456,002(占47.87%),選舉人票是271,過半數當選了總統。民主黨高爾獲得的選民票比較多,是50,999,897(占48.38%),選舉人票則是266票。高爾獲得的選民支持比小布希多了543,895票,但卻因選舉人票較少而敗選。
二丶2016年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獲得的選民票是62,984,828(占46.1%),選舉人票是304,過半數當選了總統。而民主黨希拉蕊.柯林頓獲得的選民票多得多,是65,853,514(占48.2%),選舉人票卻是227。 希拉蕊·柯林頓獲得的選民支持比川普足足多2,5868,686票,這不是一個小數字,但依然因選制的特殊設計而吞敗。
由此可知,儘管目前川普在民調中獲得的選民支持率較低(45%),但只要共和黨能掌控較多的小州和關鍵州,依然有可能靠較多的「選舉人票」而當選!而拜登即使選民支持率較高(53%),卻依然可能敗陣下來。也就是再度複製2000年和2016年大選的結果。
但是,一而再,會不會再而三?難道民主黨不會抗議選制不公,並且抵拒選舉結果嗎?上次參選得到選民多數支持卻不幸落敗的希拉蕊.柯林頓近日已公開呼籲拜登,不要再默默的接受這樣不合理丶不公平的結果,一定要抗爭到底!有趣的是,川普也公開表明,他絕不會接受總統選舉落選的結果。而且他還公開指責民主黨正在「竊取選舉」,結果可能導致他落敗。
為什麼,在野黨竟然會竊取選舉呢?難道執政者沒有能力保証選舉公平丶公正丶公開嗎?這是由於新冠肺炎疫情不斷惡化,已在美國各地擴散的關係。目前有許多州正考慮將採取以「郵寄選票」的方式進行投票,以避免選民在擁擠的投票站內排隊,導致不幸染疫。
但川普卻認為此舉將會導致民主黨執政的各州,大量選民欺詐投票,結果造成他落選;但是他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選舉結果。這是一位現任總統在大選前的公開指控,説明了即使是在執政者本人的心目中,美國大選絕對不是外界想像的那樣公平丶公正丶沒有弊端。換言之,所謂的「自由民主楷模」,只不過是用來對外宣傳,卻遠非事實!
因此,如果在2020年美國大選之後出現了候選人不願接受結果的抗爭和行動,美式自由民主體制的真正考驗和試煉,或許將會開啓另一頁歷史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