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1/06/01

海納百川》救救弱勢者(鄭龍水) 中時新聞網
台灣的身心障礙人口雖然高達120萬人,但其身體障礙所導致的行動和生活限制,加上社會、經濟的弱勢,不但是台灣社會最弱勢的群體,也是政府政策往往忽略的對象。就以去年新冠疫情為例,雖然沒有在台爆炸開來,但幾乎已經重創多數的行業,而個人的生活、工作、生計,都遭到嚴重的衝擊和傷害,身為最弱勢的身心障礙者和照顧他們的家人、非營利組織,更是成為最無助、也最無聲的受害者。
 

疫情期間就有許多身障團體大聲疾呼:希望政府重視弱勢群體的健康權和經濟權,「我們不要染疫,我們要活下去」;「我們要健康;我們要工作;我們要生存」等等,但政府是否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從最基本的購買、取得口罩,視障者「聽得到」、買不到;乘坐輪椅者「看得到」礙於環境障礙,也買不到等等,這些情況不是沒有政策配套就是動作遲緩。

紓困方案更是離譜,眾所周知,身障者一方面是身體的弱勢,另一方面也為經濟的弱勢,當經濟有任何負面情況或風吹草動,最先受到傷害。然紓困1.0、2.0、3.0,對計程車司機的補助可以高達六萬元,對企業的紓困條件也都極為寬鬆(筆者認為實為理所當然),但對這群身障、弱勢就是敷衍了事。例如,對於中低收入戶請補助4500元(每個月1500元,連續三個月),對視障按摩師補助45000元(每個月15000元,連續三個月),而對照顧這些弱勢群體的社福機構,幾乎沒有任何輔助性的措施,即使有,也難以申請、難以紓困,真是一個國家兩個世界。

今年,這波疫情不幸在台灣爆發,染疫的案例與日俱增,死亡的個案也每天攀升,然而政府分配疫苗施打的順序,身障弱勢並沒有被優先考慮,實名制、快篩站也沒有顧慮到他們的不便和需求,紓困方案和去年沒什麼兩樣,了無新意,杯水車薪,身障者該怎麼辦?筆者懇切呼籲,行政院盡速成立跨部會並結合產官學的「身障防疫紓困小組」,研議各項有關身障者防疫染疫的SOP及紓困方案。

疫情期間就有許多身障團體大聲疾呼:希望政府重視弱勢群體的健康權和經濟權,「我們不要染疫,我們要活下去」;「我們要健康;我們要工作;我們要生存」等等,但政府是否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從最基本的購買、取得口罩,視障者「聽得到」、買不到;乘坐輪椅者「看得到」礙於環境障礙,也買不到等等,這些情況不是沒有政策配套就是動作遲緩。

紓困方案更是離譜,眾所周知,身障者一方面是身體的弱勢,另一方面也為經濟的弱勢,當經濟有任何負面情況或風吹草動,最先受到傷害。然紓困1.0、2.0、3.0,對計程車司機的補助可以高達六萬元,對企業的紓困條件也都極為寬鬆(筆者認為實為理所當然),但對這群身障、弱勢就是敷衍了事。例如,對於中低收入戶請補助4500元(每個月1500元,連續三個月),對視障按摩師補助45000元(每個月15000元,連續三個月),而對照顧這些弱勢群體的社福機構,幾乎沒有任何輔助性的措施,即使有,也難以申請、難以紓困,真是一個國家兩個世界。

今年,這波疫情不幸在台灣爆發,染疫的案例與日俱增,死亡的個案也每天攀升,然而政府分配疫苗施打的順序,身障弱勢並沒有被優先考慮,實名制、快篩站也沒有顧慮到他們的不便和需求,紓困方案和去年沒什麼兩樣,了無新意,杯水車薪,身障者該怎麼辦?筆者懇切呼籲,行政院盡速成立跨部會並結合產官學的「身障防疫紓困小組」,研議各項有關身障者防疫染疫的SOP及紓困方案。

疫情期間就有許多身障團體大聲疾呼:希望政府重視弱勢群體的健康權和經濟權,「我們不要染疫,我們要活下去」;「我們要健康;我們要工作;我們要生存」等等,但政府是否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從最基本的購買、取得口罩,視障者「聽得到」、買不到;乘坐輪椅者「看得到」礙於環境障礙,也買不到等等,這些情況不是沒有政策配套就是動作遲緩。

紓困方案更是離譜,眾所周知,身障者一方面是身體的弱勢,另一方面也為經濟的弱勢,當經濟有任何負面情況或風吹草動,最先受到傷害。然紓困1.0、2.0、3.0,對計程車司機的補助可以高達六萬元,對企業的紓困條件也都極為寬鬆(筆者認為實為理所當然),但對這群身障、弱勢就是敷衍了事。例如,對於中低收入戶請補助4500元(每個月1500元,連續三個月),對視障按摩師補助45000元(每個月15000元,連續三個月),而對照顧這些弱勢群體的社福機構,幾乎沒有任何輔助性的措施,即使有,也難以申請、難以紓困,真是一個國家兩個世界。

今年,這波疫情不幸在台灣爆發,染疫的案例與日俱增,死亡的個案也每天攀升,然而政府分配疫苗施打的順序,身障弱勢並沒有被優先考慮,實名制、快篩站也沒有顧慮到他們的不便和需求,紓困方案和去年沒什麼兩樣,了無新意,杯水車薪,身障者該怎麼辦?筆者懇切呼籲,行政院盡速成立跨部會並結合產官學的「身障防疫紓困小組」,研議各項有關身障者防疫染疫的SOP及紓困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