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1/05/28

老新黨人,楊泰順教授,針砭時政,句句中肯
疫情惡化暴露民進黨政府的顢頇與無能 (本文刊登於《觀察》雜誌,94期,2021年6月)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急速惡化
去年元月台灣首見兩例境外移入的新冠肺炎病患後,由於2003年SARS病毒肆虐的記憶猶新,政府與人民在第一時間立即繃緊神經,展開各項必要的防堵措施。由於處理迅速得宜,疫情並未失控擴散。直到今年5月前,確診人數均維持在1200人左右,且多數屬於境外移入的案例。此一成就,讓台灣被國際社會公認為防疫模範生,使台灣人民在全球疫情的高峰期,還能維持正常的經濟與社交生活,各國為此稱羨不已。
但從今年五月開始,台灣開始出現疫情失控的狀況。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在5月11日宣布,台灣新增11起確診個案,其中7件為本土個案,為疫情流行以來台灣單日最多的本土確診數,台灣也自此被判定進入社區感染階段。5月14日後,染疫確診人數迅速攀升,光是14日到19日的5天時間,確診人數便達到1260人,高於去年一整年到今年五月以前的總和。學者何美鄉甚至評估,若以美國的RO值計算,台灣社會應該還有1400位未曝光的染疫者,這些人未來造成的疫情擴散,將嚴重考驗著台灣醫療體系的應變動能。
水退了暴露出誰沒穿泳褲
台灣是個海島,政府若決心防堵病毒入侵,技術上困難不大。由於過往處理SARS散播的經驗,政府在得知疫情發生後,便立刻採取了嚴格的防堵措施。姑不論邊境封鎖對經濟所帶來的傷害,事實證明,早期的封鎖確實成功的阻絕了病毒於境外,造就了台灣確診數遠低於鄰近各國的亮眼成績。
但台灣是個高度依賴全球分工的經濟體,邊境封鎖當然不可能長久持續,出入控制應該只是為政府爭取緩衝時間,使政府可以更妥善的部署防疫措施,以便將來有秩序地啟封。然而,正如疫情惡化後彭博新聞社對台灣防疫舉措的批評:「台灣除了圍堵之外,什麼防疫防線都沒有做。」當疫情惡化,國人驚怖之餘,或許才猛然發現,政府在過去一年半,竟然對防疫做得如此有限
政治掛帥的防疫指導
說台灣除了圍堵什麼事都沒做也未必盡然,利用封鎖政策與民眾的憂心,政府倒是利用防疫之名,進行了不少政治造勢與反中宣傳。
例如,去年年初當武漢疫情嚴峻時,負責防疫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竟然以阻絕病毒入侵為藉口,飛象過河否決了行政院陸委會準備開放幼年台胞子女返台團聚的主張,造成許多家庭被迫分隔兩地與學齡兒童無法回校上課。面對受害家庭的陳情與各方的人道質疑,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僅冷酷的回答:「選擇了台籍,沒有選擇台灣,就必須要自己承擔。」但在同時,英國疫情開始擴散,全球40餘個國家已開始禁止英國航班起降,指揮中心卻對英國返台旅客,大開方便之門,甚至還導致數個病例自英國移入。兩相比較,阻絕病毒是藉口,為了醜化中國,台灣人的骨肉親情與陸客商機,皆可不屑一顧。
今年2月,監察院針對疫情期間陸籍及外籍人士入境的差別待遇提出糾正,認為這些舉措有違聯合國的指引、兩公約精神及兒童人權公約等相關規範。但事件發生已超過一年,為數近五千位「小明」所受到的傷害,又有誰給予真正的關懷?倒是原為牙醫的陳時中,透過這個事件的表態,大獲民進黨政府的激賞,讓他牙醫領導公衛的地位,更為鞏固。
對病毒的稱呼也凸顯民進黨政府重政治操作輕防疫實效的心態。去年年初世衛組織已公開宣示,不宜用病毒最早擴散的地名稱呼病毒,因為這具有歧視性與汙名化的用心。但在行政院長蘇貞昌與指揮官陳時中的帶頭示範下,台灣官方一直以「武漢肺炎」稱呼病毒。媒體詢問蘇,將此名稱經常掛在嘴上是否公然挑釁世衛組織的政策?但蘇依然強詞奪理,拒絕改口。媒體人因此戲稱,蘇貞昌有意藉由這個名稱的使用,表態他問鼎2024年大位的決心。陳時中固然在幾個月前開始改稱「新冠肺炎」,但從這個名稱的小事觀察,民進黨政府的防疫重心,確實只為攫取政治利益,而非真以國民健康為念。
外行領導造成防疫步調錯亂
牙醫當然也受過嚴謹的醫學訓練,並非沒有領導抗疫的知識與能力。但無庸置疑的,缺乏完整公衛或防疫知識,也較容易屈從政治的壓力,因為較少專業的堅持,自然容易與外力妥協。
在全球爭搶疫苗的初期,台灣東洋藥品曾在去年10月初宣布取得輝瑞BNT疫苗,最多3000萬劑的進口權。指揮中心對此還一度表示樂觀其成,發言人莊人祥表示,如果成真台灣在今年初就可打到疫苗。但採購案旋即破局,原因迄今不詳。有報導說進口該批疫苗必須透過上海代理商,政治不正確故受到上層阻撓。另也有傳聞說,民進黨吳姓立委介入其他疫苗買賣,故導這批疫苗無法進口。
試想,指揮中心如果由公衛專家領導,透過他對疫苗重要性的認知與疫苗市場的理解,應該較不可能讓東洋這批已到手的搶手貨,輕易地脫離台灣的掌握。就算上層施壓,基於對自身職責的認知與忌憚同儕的批評,公衛專家也較可能選擇抗拒,甚至不惜辭官。但今天換了個牙醫擔任指揮官,專業的堅持恐怕就容易打折。事實上,若非指揮中心無法抗拒立委壓力,將機師隔離時間由9天減為3天,這場疫情災難恐怕也不致發生。
指揮中心一再抗拒普篩,造成隱形帶原者散布社會各角落,也是外行領導下的結果。國內許多公衛專家早就主張,台灣應及早進行病毒普篩,以便發現抗體分布的狀況,以利政府擬定正確的防疫措施。但陳時中卻以普篩會產生許多「偽陽性」,造成醫療資源浪費為由,而拒絕實施普篩,甚至對外國入境旅客的普篩也不願執行。民眾若有意自費進行篩檢,政府不但拒絕補貼,價格更是全球第一貴。許多人因此懷疑,指揮中心是否擔心普篩會曝光潛在得病者,使得政府過去美化的數字破功?
疫情惡化後,指揮中心仍然多次回絕地方政府建議的「高風險地區強化篩檢」,直到5月11日發現疫情真相難以掩蓋,才開始「放手」讓民眾做篩檢。台北市長柯文哲以曾任醫師的背景,判定廣篩的重要性,於是跳過中央核准程序,直接宣布台北市設置多處「快篩站」。結果有一成參與民眾呈現陽性,嚴重性逼得陳時中不得不重視,也開始進行廣篩。同樣的,若非台北與新北帶頭宣示進入三級警戒,餐廳停止內用,及學校停止上課,陳時中可能也不會面對現實,在19日跟進宣布全國實施。原先負責擬定策略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現在反倒成了地方措施的追隨者,外行領導著的陣腳大亂,讓民眾對情勢的發展更為憂心。
若要政治掛帥就讓政治人物出面承擔
民進黨政府利用疫情,混水摸魚攫取政治利益的動機,可謂昭然若揭。陳時中的牙醫背景,不過是民進黨的一張包裝紙,藉以掩飾執政者對國民健康的輕忽。如果今天疫情的失控是政治掛帥所造成,政治人物已不適合再繼續隱藏幕後,坐視各行各業承受錯誤政策的苦果,而必須走到幕前提出必要的緩解方案。
2003年SARS發生時,後來貪瀆獲罪的陳水扁便曾在第一時間於總統府召開「抗煞」全國會議,其中結論撥付特別預算增設負壓病房,更成為今天台灣得以應付疫情的重要基礎。
鑒於疫情嚴重,民進黨政府也在5月20日召開了「全國防疫會議」,但規格與層級卻遠不及陳水扁時代。這次的防疫會議仍然由指揮中心召開與主持,參與者僅為各縣市首長。但防疫已進入三級警戒,涉及的學校運作、勞工權益、經濟管制、財政紓困等何其複雜,沒有總統或行政院長出面召集與主持,這場會議恐怕仍然只是政令宣導的大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