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黨新黨 - 官方網站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首頁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2020/11/30

美國大選後面臨的困境|周陽山
美國大選底定,民主黨的拜登勝出,但是川普卻拒絕承認落敗,還在打選舉官司,猶作困獸之鬥,日前他又撤換國防部長艾斯培,引起政界人士擔憂:到底川普會不會利用卸任前的最後機會,故意發動戰爭、製造紛亂,讓後面的接班人難以接手?
 
由於川普這個人完全不可測,也無法理喻,這是他一貫的行事風格,也是他的人格特質。因此,只要他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反正他有那麼多人支持,他盡可「挾群眾威脅美國」,甚至是全世界!

美國的式微才剛剛開始
在川普執政的四年間,各項民意調查顯示,他始終只獲得「少數選民」支持,但這些人支持的力度卻十分堅定,而且從未稍歇。值得重視的是,2020大選中,他的得票率不降反升,大約增加了5%左右。這反映出,有接近一半的美國選民支持這樣一位特立獨行、個性乖張的總統。
另一半的美國人則覺得川普這個人實在太過分,簡直是美國之恥,必須讓他下台。這充分說明大選已開啟了「兩個分裂美國」對抗的新紀元。美國既已從內部裂解,當然無法再繼續承擔從二戰結束以來「自由帝國」的領航任務,更不用說繼續扛起「全球治理」的艱鉅使命了。但這並不意味美國即將失去「世界首強」地位,而是逐漸地衰退、黯淡、走向黃昏。換言之,美國的式微才剛剛開始。

拜登最大的挑戰來自國內
拜登擔任總統後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來自內部,而非俄羅斯、伊朗、北非或中國大陸等外在的對手。
在大選後的記者會上,拜登矢言要作「全民的總統」,而不是「黨派的領袖」,凸顯了他和川普完全不同的自我定位。而其主要任務在於,如何消弭國內的政治衝突、族群對立、貧富懸殊和社會紛擾。尤其重要的是,因追隨川普而反對建制集團的民粹主義已構成對自由民主的實質挑戰,因此,如何「安內」進而「攘外」,正是拜登面臨的最大考驗。

一、節制軍事支出。
由於軍費高昂、債台高築,拜登必須大幅度削減美國在世界各地的駐軍基地,並減輕軍費支出。根據五角大廈2013年的資料,美國大約有5,000個軍事基地,其中有600個在海外。但另據學者David Vine的統計(見Base Nation: How US Military Bases Abroad Harm America and the World, 2015),冷戰結束後,美國在海外(不包括伊拉克與阿富汗)至少設立了800多個軍事基地,駐守美軍逾50萬人,每年的花費高達1,700億美元。而一場阿富汗戰爭歷經19年,耗費3兆美元,卻是應勝而未勝,現在只能撤退了。
拜登必須痛下決心,大幅削減軍費支出,減輕財政負擔。但由於軍工集團和國防利益部門早已取得先占性優勢,並結合朋黨集團與裙帶關係,形成錯綜複雜的利益共同體,同時也直接影響美國國會的決策過程;因此,對於在政壇打滾近50年的拜登而言,儘管有意改革,但在處理時必然十分棘手,甚至可能一敗塗地、一事無成。

二、緩解種族衝突。
由於種族對抗加劇,街頭抗爭事件層出不窮,美國族群分裂與黑白衝突的情勢不斷惡化,民眾擁槍自保的比例也不斷攀升,形成治安危機。而選民投票行為上的族群分化現象也持續擴大。根據皮攸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民調,54%的白人表明支持川普,45%則選擇支持拜登。但只有8%的黑人願意投給川普,89%則表態支持拜登。另外,35%的拉丁美洲裔願意投川普,63%則支持拜登。至於亞裔方面,31%支持川普,67%則投給拜登。
上列這些數據印證,少數民族絕大多數支持拜登,而白人則正巧相反。換言之,種族對峙與族裔分化的現象十分明顯,白人/非白人的抗爭日趨惡化。
拜登要如何解決族裔對立的問題?恐怕很難。他的副手賀錦麗是牙買加黑人與印度裔的混血,儘管兼具非洲裔與亞裔的雙重背景,表現出眾,但許多華人卻不表認同,寧願支持白人種族主義者川普,也不願支持少數民族的候選人。無論是在公開或私下場合,許多華人都對非裔不削一顧。這是由於華人移民對美國民權運動的發展及黑人奮鬥的歷史軌跡缺乏認識,也無意深入了解。

三、強化疫情防治。
拜登在勝選後,立即規劃他的防疫團隊,並安排負責成員,凸顯此一問題的嚴峻性。由於川普刻意誤導,許多他的支持者拒戴口罩,甚至懷疑新冠肺炎是民主黨人和主流媒體的惡意宣傳,實際上的傷害根本微不足道。這反映出連防疫與醫療都已滲入政爭因素,造成認知落差。無怪乎,許多科學與醫療團體在選前出面指責川普不具基本的科學知識,也缺乏解決問題的基本能力,造成疫情擴散,無法收拾。但是,由於政治對抗與意識形態鬥爭滲入國民健康與公共衞生領域,這已不是防疫問題,而是信仰與偏見導致的盲信,而過度民粹化的後果,勢將造成防疫工作的困境。

四、解決經濟困境。
由於疫情的持續擴散,目前每日增加的感染人數已超過10萬人,對於經濟復甦、民眾充分就業,以及維繫美元霸權地位,均造成嚴重挑戰。而且也反映出重視個人自由的美國社會,很有可能無法真正解決此一問題。事實上,許多美國人根本不認同大陸嚴密的疫情管控措施,他們要求行動自由、同時也拒絕口罩,這恐怕就不是防疫工作與公共衛生所能解決的大哉問了。
綜合以上看來,節制軍事支出、緩解種族衝突、強化疫情防治與解決經濟困境,正是拜登上台後主要的心頭之患。11月23日川普終於指示總務署長準備政權移交工作,但他又表示還要繼續打選舉官司,這只能說是川普的個性使然。
 
(作者係中國文化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