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操弄下的總統

薩卡希維利從喬治亞總統成為病入膏肓的階下囚(示意圖/達志影像)

 

 

「顏色革命」曾經一度是西方國家企圖改變中亞、東歐、北非政治秩序的重要手段,但卻因人謀不臧、水土不服及所託非人而快速隕落,正有如在暗黑天際中滑落的慧星,一閃而逝!

蘇聯獨裁領袖史達林是喬治亞人(亦譯格魯吉亞),這是高加索地區的一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偏處歐亞大陸交界的山區。2003年11月,這裡曾出現過「玫瑰革命」。當時年輕的反對黨領導人薩卡希維利拿著一枝玫瑰花,象徵和平與希望,堅決對抗時任總統謝瓦納澤(他曾在蘇聯時代擔任過外交部長)。在美國的鼎力支持下,2004年1月4日薩卡希維利以9成6的超高得票率當選總統;時年36歲。

1967年薩卡希維利出生於喬治亞首都提比里西,1992年畢業於烏克蘭基輔大學。當時蘇聯才剛剛解體,喬治亞和烏克蘭都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接下來,他赴美深造,1994年在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取得了法學碩士。第二年回國參政,當選國會議員。5年之後,2000年10月,他出任謝瓦納澤政府的司法部長,但一年之後,又因不滿政府貪汙腐化而辭職,並創立了「統一民族運動黨」,訴求清廉政治,推翻謝瓦納澤的統治,結果是大獲成功!

在薩卡希維利當選總統後,親美的喬治亞政府與俄羅斯關係迅速惡化。2008年1月,他連任總統,日趨專制威權,也出現了他過去強烈指責的貪腐現象,並且打擊親俄反對派人士,與俄羅斯的對立情勢益形激化。

2008年8月8日正值北京奧運期間,薩卡希維利趁機派兵攻打俄軍駐守的南奧塞迪亞地區(South Ossetia,居民多為波斯裔),引發了俄方的強力反制。當時正在北京奧運現場觀賽的俄羅斯總統普丁,在現場拿著手機發號施令,運籌帷幄、指揮若定。5天之後,在外無奧援的情況下,喬治亞宣告戰敗,30萬人流離失所!南奧塞迪亞和另一個分離地區阿布哈茲(Abkhazia)趁機宣布獨立,雙雙併入俄羅斯,從此脫離了喬治亞的控制!這是薩卡希維利從政以來最大的挫敗。

2011年薩卡希維利為了延續個人政治生命推動修憲,把總統權力轉移到總理手上,改行議會內閣制;以便他在總統任期結束後,能以總理的身份繼續掌握政權。但人算不如天算,在2012年的國會選舉中,他領導的「統一民族運動黨」因金融危機、執政無能、民怨沸騰而宣告失敗,以65對85席敗給親俄的「喬治亞夢想聯盟」。2013年底舉行總統大選,「喬治亞夢想聯盟」的馬格爾維拉什維利勝出,從此結束了薩卡希維利十年總統的執政生涯,也粉碎了他企圖修憲改制,持續掌權的夢想。

卸任後,薩卡希維利面臨新政府指控,2014年8月被控貪汙450萬美元,逃亡到當年念書的烏克蘭。他的老同學、時任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授予他烏國公民權,並在2015年5月30日任命他出任敖德薩州州長;薩卡希維利稍後放棄了喬治亞的公民身分。不旋踵間,他戲劇性的從喬治亞前總統一變而為烏克蘭州長。

但一年多後,他再次變臉,決定與波羅申科分道揚鑣。2016年11月,他指責烏克蘭貪腐橫行,辭去州長一職,並組建反對黨「新力量運動」,準備選舉,向波羅申科宣戰。波羅申科看他如此叛逆反骨,趁薩卡希維利赴美之際宣布取消他的烏克蘭國籍,不讓他再回來。一夕之間,薩卡希維利變成無國籍人士,竟然回不了家。

但是,2017年9月10日薩卡希維利又在數百名支持者的簇擁下,強行從波蘭邊界遁入烏國境內。隨後,他向基輔的移民局申請難民身分和政治庇護,但遭到拒絕。當年12月5日,薩卡希維利面對烏克蘭基輔警方的拘捕,在一棟八層樓樓頂上威脅要自殺,而支持者擋住了圍捕他的汽車,製造混亂,並將他救了出來。

烏克蘭檢察官表示,烏克蘭安全體系會盡其所能,將無國籍的薩卡希維利繩之以法。烏國檢方對薩卡什維利提起了公訴;理由是他涉嫌協助犯罪組織掩飾犯罪活動;他所領導的「新力量運動」黨曾經從親俄的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支持者手中獲得了美金50萬元的奧援。

2018年1月喬治亞首都提比里西法院以濫用職權罪,缺席審判薩卡希維利9年監禁,並發布國際通緝令。另一方面,烏克蘭國家邊防局也在同年1月12日宣布,他已被遣送回到波蘭。2月14日,他又因妻子的荷蘭籍身分,獲得了荷蘭政府授與的永久居留權。

但是峰迴路轉,2019年5月28日,與波羅申科敵對的烏克蘭新總統澤倫斯基下令,恢復薩卡希維利的烏克蘭國籍。接著,又任命他擔任烏克蘭國家改革委員會主席。於是,薩卡希維利從原先被剝奪了國籍的嫌犯,轉而成為烏國之上賓。

但薩卡希維利終究心不在此,他仍然醉心於喬治亞的選舉政治。2021年10月1日他毅然決然地返回故鄉喬治亞。但喬治亞總理加里巴什維利宣布,前總統薩卡希維利已被警方逮捕,並發監服刑。他在獄中絕食抗議,喬治亞的人權監察使也認為他未得到好的醫療照顧,同時還被獄卒欺負。

2022年6月28日歐洲委員會(Council of Europe)發表聲明,指出薩卡希維利亟需人道醫療,他患有多重疾病,包括飲食失調和腦神經病變,若不適時醫治,可能會導致痴呆、多重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這是薩卡希維利一頁又一頁的變幻人生!從喬治亞總統到烏克蘭州長,從組黨、參選、執政、下野,到最後被迫逃亡、偷渡、入獄,一直不停的在變。不但變換了國籍,轉換了身分,甚至還遷移到不同的家園。但最後卻又失去了國籍,拋棄了官職,成為病入膏肓的階下囚。

這是在過去30多年間,東歐和中亞地區民族國家建構過程中罕見的特例,也是族群認同不斷變異之下,政治人物運用機巧權變,無所不用其極的荒謬案例。它反映的是西方國家短線的政治操弄、新興民主政體的民粹技倆與轉型國家民族主義的荒誕和分歧;但無辜的選民面對這些不斷變臉的政治領袖,卻是無知、無奈與無感。薩卡希維利轉折動盪的人生,足為識者所譏,智者所戒。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